发布于 2020-12-05  3 次阅读


其实很多时候,福狗子也很想写一些时评,平日里都有关注雷斯林这类的锐评博主,也想着有一天自己的见解能达到这样的一个有深度的水平(开始说鬼话)

熟悉我的人可能知道,有时候我会把我的一些吐槽说给自己最亲密的朋友听,不过这一次是第一次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写在一个公开的东西上面(虽然也不定有人看)。

纵观今年,确实确实发生了很多的事,从大层面,抗疫至今未结束,到小层面,我自己上了一学期网课基本没学到啥还养成了不少坏习惯(哭)。还有就是圈子内,圈子内的瓜也是从年初吃到了年尾。

这一年也可以算Furry真正走向人们视线的一年,从池本他们上电视,上杂志,到年底的这个皮燕子事件,有好有坏。大众越来越能,也越来越关注这一个以往不为人知的小圈子。这应该引起我们的深思。

作为一个年轻的Furry(我混圈时间不长,比不上那些动辄12/13岁混圈的自认为的元老),其实我也不愿意喊什么口号,只是想岁月静好。为什么很多圈外人事谈起圈内事,总是想起一些很奇怪的东西(性什么的)?

Furry中,很多人愿意ghs,愿意做一些摆不到台面上的事,这也是这个圈子的功能之一,让我们隐去了平日里的一些身份特征,做着自己想做却不能/不方便做的事。但也有很多人致力于让这个圈子被大众所接受,让更多人能喜欢上毛毛。但是,总有一些人,总是在刻意以Furry自居,把ghs的操作放到明面上来,生怕别人不知道,还想让自己更火一点。我不知道这是怎样一个心态。如果我善意推定他的意图,这些人是为了让圈子能让更多人了解,不必要的ghs,引起噱头,那我只能说他是傻逼,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的国家,这种事情本来就敏感,还非要摆到台面上来。
又要搞性,又要让大众普遍接纳,这本来就是当婊子又要立牌坊的操作。
如果是恶意推定,我只能说这是反社会人格,不喜欢的东西就要毁掉,不再赘述。

其实正如现在的短视频,一切都能打上tag。tag与tag之间的联系,构建出当今时代大数据的基础。很多人都觉得自己不了解大数据,其实每个人都会用大数据的方式来思考。就比如说皮燕子事件,无非就是b站里直播ghs,如果没有打上furry的tag,也许就没这么大影响力,同样的,前段时间的某传染病ghs的事,也是打上了furry的tag,才让我们如此的关注。碎片化的时代,很少有人会专门了解Furry是个什么东西,筛选出带有Furry的Tag的事件,浏览一番,也就是一般人对圈子的第一印象。

我无意要求别人做什么,也没有这个资格,我只是想阐述,如果想让兽圈真正能成为一定的主流文化,或者说大众可以接纳的文化,请不要为某些色情/暴力/抑郁/三观不正的事件打上Furry的tag,如瑞叔讲的,这些都是人之常情,人正常得需求,但是请你自己消化,或者和朋友处理好,不要摆到人前,除非你确实觉得自己是个跳梁小丑,愿意把自己的另一面拿给别人做饭后笑谈。

很多时候,圈子里都有些人不自重身份。比如某中部省份的毛聚群,群主一天天都在群里找1/约泡/装狠/充大哥/抑郁;群员就一天天在群里分享这个渣男怎么伤害我,那个渣男怎么样。毛尚如此,圈子里怎么能有一个良好的氛围。狗子想说:如果这就是一个省的毛聚群,那真的不要也罢,倒不如转成私底下一个情感交流群什么的,也不必摆着furry的旗号来整这些活。

想让圈子常态化,首先要活的正常,好好学习,努力工作,与三两小动物偶尔聚餐/游戏/谈天说地,靠着学术/商业/技巧(比如做毛画画)等一些正常方式来引起关注,将这样一个圈子展现在人前,才能让更多的人接纳。

衷心希望今年不要再有瓜了

(这篇文章还没有经过排版,用手机码的字,有空再把图文排版搞了,贴几个B站视频什么的,阿巴阿巴阿巴阿巴)


无论结果如何,我已感谢相遇